但辐射有成百上千种

2020-07-11 14:33

首先大家应该增加自我检查意识,越早发现治愈几率越大。为何这么年轻得了如此恶性的乳腺癌?根据我们现有的知识能有更好的治疗办法么?

理论归理论,要证明这些辐射不致癌,仍然需要严谨的科学研究。研究任何一种因素(辐射、食物、生活习惯等)是否致癌有两种主要方法:

我不谈太多哪些因素能增加患乳腺癌的概率,一来网上信息已经很多,二来我觉得知道这些知识固然重要,但是实践意义非常有限。

er/pr 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是最常见的一类,在乳腺癌中占60%~70%,而且也是发展最缓慢的一种亚型。对于它的治疗主要是手术+ 化疗+ 内分泌治疗。因为这类乳腺癌的生长离不开雌激素,所以通过药物抑制体内雌激素活性,就能很好地抑制癌症生长。最常用的药物是抗雌激素(他莫昔芬)或芳香化酶抑制剂。内分泌治疗一般需要持续5~10 年,以保证完全杀灭肿瘤细胞,这类患者的治愈率很高,而且是乳腺癌患者中的大多数,因此乳腺癌整体存活率比较高。

辐射分为两大类:电离辐射和非电离辐射。电离辐射能量较高,可以直接造成dna 破坏和基因突变,因此可能致癌,而非电离辐射能量较低,不足以直接引起基因突变,因此普遍认为不致癌。

首先,“可能致癌物”的意思是“目前还证明不了它致癌,但值得继续关注”。要成为“可能致癌物”要求并不高,比如咖啡也同样属于“可能致癌物”,但显然大家对咖啡并没有什么恐慌。在我看来,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之所以这么做,源自科学家的过分谨慎。虽然世界上几乎所有科学家都没发现手机和脑瘤有关系,但在那遥远的瑞典有一个研究小组说如果每天用手机通话超过半小时,坚持10 年以上,那这个人比不用手机的人得神经胶质瘤(脑瘤的一个亚种)的概率稍稍高一点点(从0.005% 增高到0.016%)。我们暂且不说10 万人里面患者从5 个变成16 个是否有意义,这个研究本身就问题多多,比如它的数据来源并非客观记录,而是靠每个人自己汇报,有多少人会准确记得过去10 年每天用多久手机?所以科学界对此并不太买账。但数据毕竟放在那里,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为了保险,就给手机安了个“可能致癌物”的头衔,意思就说:“信则有,不信则无,等以后有了更多数据再说吧。”我个人不相信手机能导致脑瘤,主要的科学证据是流行病学方面的:从1985 年到2010 年,美国手机持有数量从24 万涨到3 亿,翻了近一千倍,但是美国神经胶质瘤患者人数在这25 年间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手机辐射真的致癌,那我们应该看到脑瘤逐年增加才对,但事实上没有。而且不只是美国,在世界很多国家,比如英国,也是如此的结论。

这段话信息含量非常大。首先,如果我没猜错,生物治疗就是我分析过的dc-cik 之类的免疫疗法,也就是从亲人身上抽取免疫细胞,输入患者体内,希望能够帮助攻击癌细胞。这种疗法在临床上单独使用已经被证实了是没有效果的,现在只是又多了一个例子。

her2 阳性乳腺癌占大概20%。这种亚型的乳腺癌过量表达癌蛋白her2。这类癌症比上一种生长更快,也更容易转移。幸运的是,在过去10 年有好几个新型靶向药专门用于治疗her2 阳性乳腺癌,效果很不错,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2002 年上市的第一代her2 靶向药曲妥珠单抗(赫赛汀)、2012 年上市的第二代her2 靶向药帕妥珠单抗等。对于这类患者的标准治疗就是手术+ 化疗+her2 靶向治疗。

医用仪器:ct、pet、x 线等都是电离辐射源,小孩应该尽最大可能避免使用,大人也要尽量少用。每年去做pet-ct 体检的人真的是花钱买罪受。

由于其极度恶性和巨大的市场需求,对于三阴性乳腺癌的新药开发一直是药厂的重点,近年来总算有了一些进展。最大的突破源自对三阴性肿瘤基因组的研究,大家发现年轻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很多都有brca1 或者brca2 基因突变,这两个基因不是致癌基因,相反,它们是防癌基因,患者身上丢失了这种防癌蛋白,因而更容易得癌症。(作者 菠萝)

核污染:日本核弹爆炸或者乌克兰核电站泄漏都直接造成了大批癌症患者。

“她父亲太爱女儿了,一家三口都是o 型血,听医生说可以抽取血液进行细胞培植,进行生物治疗,她父亲很早就要求抽了自己的血。‘只要能救她,我的所有拿去给她都行啊’。细胞培植需要15 天的时间,她父亲一直在祈祷女儿能够坚持到细胞输入。可是终于等到了前几日进行生物治疗,她的病情依旧没有任何起色,反而出现发热等症状。”

那么问题来了:手机、微波炉、高压电、 wi-fi,哪种是电离辐射?答:一个都不是!

三阴性乳腺癌最少见,大概只占10%,但这是最让人头痛的一类。一方面,它激素受体或her2 都是阴性,因此内分泌治疗和新的her2 靶向治疗对它几乎无效,目前一般只用普通化疗药物,效果不理想。另一方面,它又恰巧是所有乳腺癌中最恶性的一种,发展迅速,容易转移和复发。40 岁以下患者只占乳腺癌患者总数的5%,但这类患者里三阴性恶性乳腺癌比例最高,因此年轻乳腺癌患者的复发风险比40 岁以上患者更高。

自然放射源:大自然中存在很多天然放射性元素,比如镭-226、钍-232 等,它们广泛存在于石头、土壤和空气中。很多装修石材都具有放射性,最好能够检测一下,确保在安全范围之内。氡气是无色无味但具有放射性的气体,氡气污染是美国肺癌发病第二大原因,仅次于吸烟,它一般从土壤中释放,特别容易在密闭地下室聚集,据估计美国每年有两万肺癌患者是由于氡气放射性导致的。在中国,由于房子多为高层,并没有封闭地下室,所以相对来说问题不大,但有钱住别墅的同志们记得检测一下。

乳腺癌分类方式很多,也比较混乱,但按照基因特性和目前治疗方式可简单分为三大类:er/pr 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阳性、三阴性(也就是er、pr、her2 3 种蛋白质都没有)。这3 种类型的癌症生长速度、患者存活时间和治疗方式都截然不同。

我想特别说说手机,因为特别多人担心手机辐射和脑瘤有关系。一个重要原因是2011 年世界卫生组织(who1)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2)把电磁辐射(手机信号)归到了“可能致癌物”一类。很多媒体由此宣布专家已经认定打手机致癌,这引起了很多人的恐慌。

另外,出现发热症状是可以预想到的,这说明输入的免疫细胞和患者体内的细胞在互相攻击,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控制不好,这会加速患者的死亡。虽然无法证明生物疗法是否直接帮了倒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次它没有起到很多医院和公司宣传的神奇抗癌作用。

今年某女明星由于乳腺癌转移去世所造成的舆论影响非同寻常,主要因为她是名人,加之非常年轻,恶化又非常突然,大家的震撼与惋惜之情比较强烈。我想主要分析一下新闻中出现了哪些值得探讨的科学问题。

第一是流行病学研究法,比较高风险人群和普通大众患癌症的比例。第二是实验室动物模拟法,给实验动物大量使用该因素,看能否增加患癌概率。对于生活中常见的各种非电离辐射,都有科学家使用这两种方法研究它们和癌症的关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有效证据支持生活中常见的非电离辐射能够致癌。

很多人对做了全乳切除还会迅速转移和恶化表示不理解,以为是手术不干净。事实上,肿瘤的转移可以发生在非常早期,就这个例子来说,转移很可能发生在2011 年做手术之前。我认为手术本身是成功的,这点从其乳房切除部位并没有发现肿瘤复发可以证实。可惜当时少量癌细胞已经转移,且没有发现(这个极难发现),手术后的化疗也没有能够杀死这些转移到肺部和脑部的癌细胞,导致3年后的暴发。手术像是关门打狗,但是如果狗早就溜了,那就没什么办法了。

大家都听说过辐射能致癌,但辐射有成百上千种,从太阳光里的紫外线,到手机信号,到核爆炸都算辐射,那到底哪些能致癌?网络上流传的手机致癌、微波炉致癌、高压电塔致癌、wi-fi 致癌等有根据吗?

这4 种都是非电离辐射。这类常见的辐射总体来说能量很弱,不足以造成对dna 的直接破坏,因此理论上它们能直接致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里提到的全家都是o 型血也很有意思,是一个典型的知识误区。平时输血我们主要看血型,那是红细胞的配型,不是免疫细胞的。在纯免疫细胞移植过程中,有完全不同的另一套配型系统,更接近骨髓移植使用的8 位系统,绝不是血型相配就可以的。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之间8 位配型成功率是25%,其他任何直系亲属,包括父母和子女,配型成功几乎为0。这是为什么骨髓移植手术绝大多数需要外来捐赠者,对于中国独生子女一代,对外源的需求几乎是100%。因此,从概率来讲,父亲和女儿的免疫配型是不可能成功的,算是勉强强行使用,由此才会出现发热发烧的排异反应。

癌症发生源自于基因突变,因此判断辐射是否能导致癌症,就要看这种辐射能否引起基因突变。那什么样的辐射能引起基因突变呢?

因此,平时生活中的手机信号等非电离辐射致癌的说法,从理论到现实,都没有什么科学证据支持,大家不用过度紧张。与其担心打手机致癌,不如担心开车玩手机追尾或者走路玩手机掉进下水道,这才是真危险。